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周圣涛谈高庆蕾教授团队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研究_健康频道_东方资
发布日期:2020-08-19 05:53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期,华中科技大学高庆蕾教授表示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是女性首位致死性的恶性肿瘤。与体内其它肿瘤不同,一经发现,绝大多数患者已发生广泛腹腔转移,后者往往成为卵巢癌的直接致死原因,但其腹腔转移的始动因素和发生机制尚不清楚。腹腔转移是卵巢癌最主要的转移方式,而腹水是卵巢癌的主要临床特征。腹水中的肿瘤细胞、间质细胞以及丰富的细胞因子,加上腹水的流体动力学压力造就了卵巢癌腹腔内独有的复杂微环境。

高庆蕾教授团队发现临床高级别卵巢癌患者的腹水肿瘤细胞(Ascites tumor cells, ATCs)并非孤立存在,而是位于外周,中心包绕了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Cancer Associated Fibroblasts,CAFs)形成了异源性球体的形式游走于腹水中,研究者把这种基本存在单元命名为MU。MU更易粘附与纤维素和腹膜表面,因而体外更具侵袭性,体内也较原发灶和转移灶更易成瘤。相比于另一种预后较好、不易腹腔转移的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Low-grade Serous Ovarian Cancer,LGSOC)而言,二者的差别在于腹水中CAFs的比例。HGSOC患者腹水细胞中CAFs比例高,易形成较大的异源性球体,更容易发生腹腔转移,而LGSOC患者腹水中CAFs比例低,只能形成小的球体或者不形成球体,因而不易发生腹腔转移。在此基础上,研究者对MU进行了进一步解析,揭示MU内存在EGF/ integrin α5正反馈环路。MU内微环境中CAFs与ATCs的相互作用,促使EGF/ integrin α5正反馈环路的持续激活,级联放大上调了超过700个基因和多条信号通路的参与,为肿瘤细胞的存活提供了必要的生存、能源及粘附等信号,最终促进了卵巢癌的腹腔转移;而LGSOC由于缺乏MU,腹水细胞中上调的基因不足20个。

这一创新性科学发现从卵巢癌腹水独特宏观微环境入手,发现了微观微环境的基本组成单位MU内肿瘤细胞和基质细胞间存在恶性信号放大环路,对于认识卵巢癌腹腔转移的机制和干预提供了实验依据;而提出的这一转移微环境的新概念也进一步拓宽了卵巢癌转移的研究视野。

更重要的是,MU新概念的提出提示靶向MU个体化治疗有望阻止卵巢癌的腹腔转移。进一步把这一成果转化到临床,应用已成功用于临床白血病和胃肠道间质瘤的靶向药物伊马替尼,可靶向CAFs表面的血小板衍化生长因子受体(PDGFR)而杀伤CAFs,破坏MU,阻断EGF/ integrin α5环路而有效遏制卵巢癌腹腔转移。但只有在卵巢癌的早期给药才有效,研究找到了靶向药物伊马替尼既往治疗卵巢癌临床疗效不佳(临床试验进行至II期被迫终止)的原因是由于人群选择不当所致,提出了伊马替尼靶向MU个体化早期治疗卵巢癌的临床应用新策略。

Power by DedeCms